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初遇·终于见到传说中的他们了(上)
    一个宁静的中午,接踵而来的互怼声从第一栋宿舍楼的第一个套间里传开。只要过路人,都有可能被这突如其来的争吵吓出心肌梗塞。

     “Thisisyourproblem,Youmadeallofthose!(这就是你的问题,这些东西都是你弄的!)”我简直气炸,在这么明显的事实面前她居然还给我推卸责任。我激动得差点就站到了自己床上,恨不得给那满浴缸的卷曲碎发来个天女散花。

     “OK,Ididn’tdoitonpurpose.Youdon’thavetowakemeupjustbecausemyhair’sstuckinthesink!”(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没必要因为我头发进了浴缸久把我弄醒啊。)”她俩眼瞪得比铜铃都大,一副我在小题大做的表情,说完气呼呼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好像是我犯了错,她在无条件原谅我似的。这就让人气不往一处来了。我差点要发飙,但是考虑到生气伤肝。小仙女我才不和凡夫俗子计较~一会儿我还要美美地打扮一番,和学长学姐套个近乎,促进一下人际关系,最后与“能力者”结盟,花式吊打这位蛮不讲理的小太妹。

     我深呼吸三口气,告诉自己,我一定不能用争吵解决问题,咱要用温柔感化!想到这里,我平复了一下情绪,以身作则拿起扫把,替她扫掉了地上的碎发,并且捡起那些瓶瓶罐罐,用纸巾擦干净,放置在桌子上。突然想起了一句歌词:“菊花残满地伤,.....”

     Maria虽低着头闷声不响,眼神却时不时瞟向我,看样子有点不好意思。打扫完毕,我向她莞尔一笑,她估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纹丝不动扫向簸箕里的头发堆。我开心地想,这小洋妞总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肯定准备着要向我道歉呢。

     我帅气地甩下扫把,瘫倒在床上,坐等她跑到我面前,哪怕就说句“sorry”都好,我也就认了。结果她再一次落空了我的希望,转身扭头就走。

     道歉?不存在的!以身作则都没有用,我只能把眼前所有的烦恼抛之九霄云外,安心准备新生老生见面会。玛丽亚小朋友,等我找你秋后算账!

     眼看还不到两小时,老住宿生就要到了,我没时间和她计较,赶紧开始补妆,试衣服,迎接老生的到来。我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经历过倒时差加上最近与室友的斗智斗勇,这段时间居然瘦了几斤。脸部轮廓更清晰了,衣裤还松了不少。可惜我这几天心力交瘁,早晨刚上完妆,黑眼圈再次显现。我这个化妆小白从未有过遮盖脸部瑕疵的经验,只能照葫芦画瓢那些美妆博主,盖上一层厚厚的遮瑕膏。刚刚穿了一身休闲运动服,显得太过随意,我想起今天即将举行的下午茶活动,便换上了条洛丽塔风格的中世纪欧式复古过膝裙,还真像一个小公主。抿了抿玫色口红,完美。

     室友继续不顾我的感受,躺在隔壁床上放着她钟爱的印度音乐,我懒得再去和她争执,插上耳机听歌,并幻想我与学姐学长们第一次会面的场景。昨天还故意装矜持,今天为了给所有同学留下高冷的印象,我在群里礼貌地介绍自己,和那帮炸开了锅的老生形成鲜明对比。与同胞们的侃山侃水的同时,我开始幻想遇到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女小姐姐帮助我度过留学期间各种疑难杂症,或许还能成为我的好闺蜜。另外,最好能有一个颜值堪比贝克汉姆的学长,带领我走上人生巅峰,顺利攻入本土学生圈子,这人生岂不是圆满了。

     伴随着门外清脆的风铃沙沙作响,我感觉门被什么人推开了。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同学会面,我的心已经开始怦怦乱跳。

     “Hi~Mrs.Brown.”两个嗲嗲的女声传入我的耳朵。从声音判断,一定是两个萌妹子正和宿管妈妈寒暄。我整理了自己的头发,顺便又补上些眼妆,容光焕发地跑出房间,听见隔壁Sherry小同学的无情嘲讽:“额滴亲呐,也就是见个同学,有必要整那么一堆嘛。”

     “这你就不懂了吧,第一印象实在太重要了。它决定,决定了对方会不会与你交朋友,小帅哥愿不愿意和你聊天,学霸愿不愿意帮你讲题。”

     “行行行,看你打扮的,跟cosplay的一样。浮夸。”她用嫌弃的表情与我开起了玩笑,我反倒是更满意自己的着装了,臭美得不停照着客厅反光镜摆出各种pose,假装自己在拍一组大型写真。

     刚进屋两个妹子。望远处一看,最先留意到的是其中一个女孩的大长腿。她穿了一条紧身齐臀牛仔短裤,上身搭了一件罂粟花图案的针织长袖衫,身材满分,没话说。她留着大波浪卷发。狭长的丹凤眼透露出一股妩媚。五官算不上精致,却很有韵味,想必是特别受老外欢迎的类型。她的唇小巧而丰满,像是含了一颗酒红色的樱桃,微微上翘。

     “Hello呀~”我升高音调,面带微笑和她们打起了招呼。

     “你好你好。”其中一个女生热情地与我握手,另一个女生看起来特别害羞,对我点了点头。她们俩互相对视了一眼,看了看我,邪魅地对视一笑,开始玩起了手机!!!

     我想,应该是她们见到生人太害羞的缘故,所以才把我抛弃在了一边。此时特别想献上一曲《凉凉》。我从小到大跟随做做生意的爸妈参加过无数大型活动,性格经过训练,逐渐从慢热变得健谈。这次面对老生,照理来说应该是满怀热情地跑上前去给她们大大的拥抱,可是不知为何,我开始怂了,比见市级干部还紧张十倍。

     这时候,Sherry兴奋地打开房门,我清楚听到门碰撞墙时发出“砰”的声音,一个飞影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窜到我面前。她一个勾手,搂住了其中一个妹子,又一勾手,另外个妹子也拥入她的怀抱。

     “好想你们啊!”Sherry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们仨瞬间犹如失散多年的姐妹一样,而我就是个局外人,场面更加尴尬了。

     茶会时间还没到,我暂时只见到了这两个女生,居然给我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接下来见到的人可能会更内向。

     “宝宝,我也好想你啊!”那个大波浪卷发的女生面对Sherry像一下子换了个人一样,顿时喜笑颜开。

     “Alice,下次宿舍组织shoppingtrip,我们一起去买衣服吧。”Sherry和她亲昵的说。

     Alice的名字突然出现,不免使我感到惊讶。原来这女生就是传说中的Alice,是Sherry一直提到的,她讨厌的,那个喜欢与男生厮混的Alice。前脚还在背地里说Alice的陋习,后脚就成好闺蜜一起去逛街了。这措手不及的转变使我感受到人性的复杂。回想起在国内上初中时,我也有讨厌的人。而我通常都是选择当与他撇清关系,或者直接不予理睬所以,我不明白Sherry看不惯Alice还与她热络地保持关系的原因,可能这就是一个成功的社交人士该演的第一场戏。人太真总是会吃亏的。

     她俩还没寒暄完,那扇大门又被推开,这次推门的动势比之前两位女生轻柔许多。果然,迎面走来了一个高挑美女,她披着及腰长发,穿着浅蓝色雪纺裙,和一双小高跟。手中提着的那有她两个人宽的行李箱,与她纤瘦的身躯形成鲜明对比。她刚进屋,我就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气场慢慢逼近。她的衣着和发型亮丽整洁,没有因为长途跋涉而狼狈不堪。很显然,她比我我们所有新生都看起来年长几岁,那种成熟、淡雅的气质由内而外散发出知性迷人的味道,这已经超出了美丽两个字所能概述。

     传说中每个学校总存在着一个女神,我敢断定,她就是这个学校的女神般的存在。

     “姐姐,你好。我是…这个学校的新生,你可以叫我Vivian.”哎,我咋那么不争气呢,看到美女就忍不住主动打招呼。

     “你好呀,小美女。”这位女生捋了一下头发,露出真诚的微笑,“今年新生颜值都好高啊。”

     她朝Alice和Sherry方向看了一眼,再转头温柔地看着我,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快苏了。女神姐姐居然夸我漂亮!她居然夸我漂亮!!我今晚要激动得失眠了。

     “啊,姐姐。你下飞机都没跟我说一声,我都快想死你了。”Sherry仍保持自己热情四溢的本质,拥上前去给了这位学姐一个熊抱。

     “Anna,你这次暑假说好要来北京找我玩儿的,最后都没有来,哼。”Alice一脸委屈的抱怨。

     旁边那个文静的女孩淡淡地说道:“你还说过要来杭州找我呢。最后也没来。”女神所到之处,尴尬全无,哪怕只是旁听她们的对话,我都听得入神。

     “我这个暑假特别忙,假期一回去就在美术馆实习,七月份陪我爸妈去欧洲谈生意,帮他们做翻译。八月份也没几天,一转眼就开学了,下次有机会,我一定来找你们呀。“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恬淡的微笑,说话腔调软糯得可以掐出一把水来。

     这三个姑娘的表情透露出同一条信息:女神的生活就是和我们就是不一样。

     要是说我是伪·小仙女,那这位学姐一定是真·仙女,由内而外的素养和言谈举止成正比,比外貌更重要。可以看出,无论是Sherry,Alice还是另一个名叫Kathy的女生,都对Anna学姐抱有敬仰之情。尤其是Sherry说话的语气,就差把脸贴在Anna胸上了。眼看她们聊得欢了起来,我的尴尬癌又快犯了,感觉啥时候都不适合插话。

     “妹妹,你叫Vivian对吧?”Anna走向了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我。

     我没想到Anna学姐会主动找我说话,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吓得只呆呆“嗯”一一句。

     “你要是以后有啥不懂的,都可以问我哈。”我近距离面对着她,更能清晰观察到她精致的容貌。即使她打扮得清汤挂面,骨子里也透出素雅的美。我偷瞄了一眼客厅反光镜,此时的我与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我的脸上还带着三层厚粉,早午饭前化妆时涂的一层,和之后补的两层;包括左眼上方,我手贱涂重半度的眼影,和右眼上方那条快绷不住的双眼皮贴。与之相比,这位学姐有着极少见的天然欧式大双,与那张瓜子脸合并在一起,一点都不感到突兀。她长而浓密的睫毛扑闪起来就像凤蝶的翅膀,在她的苹果肌上落下两行睫影。她细巧高挺的鼻翼在阳光的照射和阴影下更显立体了,近看竟有点神似混血儿。

     我顿时感觉,那些所谓的校花都不足为奇了,Anna学姐无论从内到外都足以甩掉她们五百条街。我暗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好好跟这位学姐讨教讨教经验,等再过两年,我也想成为这样和她一样的存在。

     “Guys,allthepeoplearehere.Let’sgetreadyfortheafternoonteaparty.”还没机会和学姐聊上多少,布朗夫人就催促我们去下午茶会了。一会儿功夫,所有住宿生都到了,我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有几个勾肩搭背的亚洲男生往食堂方向走去。路过的学生都目不转睛地看向了我。要是说我我长得太好看,那么Anna学姐绝对比我美;要是说我裙子好看,也不至于都齐刷刷地往我这儿看吧。不就是条萝莉专属蓬蓬裙么,有啥多看的。

     食堂还是那个熟悉的食堂,却已经被布置得花里胡哨,因那些学生的到来而热闹许多。目前大半个食堂都坐满了人,大部分人都是亚洲面孔。我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摸不着头脑,才发现原来墙上贴了一张座位表,我根据表上的座位号找到了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别有用意,Ross小姐可能误以为我擅长活跃气氛,把我分到了人数最少的一桌。

     她不知道我也是个慢热的人,而那桌上仅有的五个学生都一副学霸样,谁也不主动开口。看着其他桌都聊得热乎,我们几人就傻乎乎地呆在原地朝对方使眼神,希望有个人能最先开启一个话题。

     我四周张望寻找解脱,希望有个人能够主动上前找我聊天,顺利把我带出这死气沉沉的一桌。我向左看,Sherry,Alice和Kathy正聊得忘我,还打开手机翻看各自的朋友圈,讨论着自己认识的某些个著名网红,真人与照片有多不符;这桌上的其他几个学姐聊着自己的韩国欧巴又发新专辑了,wuli爱豆真帅。右边,一张全是外国面孔的桌上,夹杂着几个戴眼镜的男生,远看感觉这几人都长相神似,非常难以分辨他们的区别。再往右边挪一点点,Anna学姐始终坐姿挺拔,保持良好的仪态,果真是个出落文雅的淑女。她旁边坐着Sally,Maria,和几个其他外国同学,明明这俩人都是新生,对Anna并不了解,但她的魔力总在于能和所有人都一见如故,三人的聊天维持得非常精彩。再右边.....

     我的目光突然被一个面容清癯,神采纯净的男生所吸引。

     他坐在最靠近窗的位置,是那么的干净、清冷,端坐在一旁。阳光柔暖地从香樟日间稀薄的阴影里漏下去,打在他的深蓝色衬衣上,能望到他衬衫衣领下的喉结,感觉像是二次元人物复苏到现实。那份外在的那座冰山气质被融化了一半,徒填了一份书卷气。他看起来没有如此遥不可及了。他低下头认真在书上认真做着笔录,浓密的头发盖住了额头,使我难以看清他具体的五官,凭着这个角度,只得看清他厚重刘海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他俊朗幽兰的气质与Anna学姐的美成正比。在一片喧嚣中,他独树一帜,手捧一本《宏观经济学》,沉静地坐在角落。

     他就像是这片炙热中的一股清流,闹区里的一颗独木。

     ......

     我这个老阿姨,已经丧失这种感觉挺久了。

     我对这个男生的好奇感大幅度上升,悄悄蹒跚到他面前,生怕他发现我的小心思。

     “同学,你好。”男生敏锐地扫到了我,放下手中的书,亲切地和我打招呼,一双眼睛温柔地看着我。

     完了完了,我被他发现了。

     “嗨,呃,你好。”我一下呆在那里,感觉全身上下器官都紧绷了。我用傻笑以缓解气氛。视线却忍不住对焦到他那两只专注而温柔的大眼睛上,他的眼睛里蕴藏着学识,还有,半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