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原来我是这样的潜力股
    我悠闲地吃过午饭,等待下午Ross小姐在寝室公布分班成绩,据说分班考试收卷完两个小时就能出结果,我估摸着下午差不多就能看到我在德州的第一次考试的“战果”了!

     我坐在客厅,拿出手机继续刷剧,准备一边看剧消磨时间一边等待分班成绩的到来。

     “Vivian~Vivian~”没多久,一个标准的美式口音正在呼唤着我的名字,我扭头一看,是面露喜色的Sally,“Good/job,gal.Congrat!(你真棒。恭喜哦!)”她首先夸赞了我一番。

     我不明所以:“怎么了?”

     “我刚刚我遇到Ross小姐,她悄悄给我透露了你的成绩,你进了Algebra(代数)班。”

     我对国外数学的分班制度一无所知,更不清楚代数班代表的水平到哪里,不过看她的表情应该不算太差,但是看她那么开心,看来她考得也不差。

     “How/about/you?(那你呢?)”我反问道,其实心里特别想知道她考得是不是比我好。

     她见我如此淡定,欣喜完全不形于色,用承上启下的语气说:“Geometry,not/bad.(还不错,几何班。)”

     我虽然对于国外数学分班制度一无所知,但也知道这两个单词。光从字面意思来说,几何比代数高级一些,代数听起来更像是儿戏。估计是因为考试前,我不停在用英语抱怨自己数学垃圾,搞得大家真以为我一窍不通似的。

     本来考试的时候,我对考试内容还挺自信,觉得自己考得不错,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自己。

     我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数学比美国人还差的事实,瞬间沮丧起来。

     “进代数班已经很不容易了。”Sally跟我说。但是这句话在我听来只是安慰我。

     我郁闷地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我明明就认真复习了,考试的时候也发挥得很好,原以为肯定可以拿到满分,而现在,连一个外国人都进到几何班,我却在一个听起来那么low的课上,这不科学啊!希望是她记错了吧。

     大家陆陆续续回到宿舍等成绩公布,Cindy欢欣雀跃地和每个人打招呼,看来她对自己的成绩非常自信。而Sherry则愁眉莫展。她们同进同出,我隐约听到她俩提到了我的名字,也提到了这次考试。

     我踹踹不安地攥着客厅沙发上的抱枕,等待真正的结果出炉,那只可怜的泰迪熊已经快被我蹂躏成一团了。希望真不要考了一个差班。

     门外悬挂着一片七彩的风铃,有任何风吹草动,它们就会前后摇曳,叮铃作响。门开了一条细缝,风铃晃动出七零八落的美妙音符,伴随而来的是万年正经脸的Ross小姐,而我的眼里只装得下她手中一大叠表格。

     “Alisa.”她由字母顺序,先叫了一个女孩的名字,随后给了她一份表格。许多人都围上前去,好奇地看表格上到底写了什么。那是一张课程表,上面写着我们每天的基本班级安排,也包括刚刚分好的班级。

     虽然Sally提前剧透了我的成绩,可是我还是期望有奇迹发生。

     Ross小姐发表格的速度极为迅速,很快就到了Cindy。我盯着那张纸成功传送到她手中,好奇地直接夺了过来。

     “哇塞——”在看到她成绩的时候,我直接发出了惊叹,其他人也纷纷围上来看她的排课。那些外国同学也与我一样连连惊叹,外国人都夸奖Cindy是个“pro”(很牛x的人),所有人都竖起大拇指对眼前这个打扮朴素、眼神有些呆滞的姑娘另眼相看。要知道,苏雨萌所在的这个calculus(微积分)BC班,那可是全校理科尖子生的聚集地,成为其中一名佼佼者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她的潜力真不容小觑。

     Cindy对这个成绩显然也非常满意,表情难言的骄傲,但是她还是很谦虚地推了推眼镜,腼腆地对大家说:“这没什么啦。是中国的教育好。”果然是一个学霸会有的状态和表现,此刻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又拔高一个档次,光荣升为学神。我暗自羡慕她的功底,学神的世界我不懂,还是默默当个平民老百姓好了。

     羡慕完Cindy之后,我不禁也有点好奇Jackson、Simon、Fiona和Sherry的数学分班。其他课程都没有什么好关注的,所有国际生进校第一年上的都是同样的基础课程,为了给我们打好地基,只有文娱课和数学是个例外。

     Jackson和Fiona分到了代数2班拓展班,Simon进入了几何班。我才意识到,原来代数是分上下的,自然Jackson上的是更高级的课。那就奇怪了,像Jackson这样的学霸,就算没有Cindy那么厉害,也总比Sally本事大得不止一截吧。为什么进的也是代数班?Fiona当时考完还很沮丧,现在看来也有两把刷子。

     不过我还是固执己见地认为几何比这俩代数课程更加高级,我怕遭到嘲笑,虽然有疑问,还是不好意思问清实情,到现在仍云里雾里。

     Sherry拿到课表后紧张地看了一眼,并没有多大的喜悦,甚至还带着一丝失望,她默默地把那张纸折起来塞到口袋里,生怕别人问她。

     我有种预感她考得应该不理想,Sherry作为本校的老生本来不需要参加分班考试,因为老生之前都已经考过分好班级了,她是想重考一次考到更好的班才参与这次考试的,不过看样子这次成绩还是不如意吧。

     我想刺探军情,却也以失败告终,我准备等大家都完事回房间后再拷问她。

     我没想到自己会为了一个分数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心惊肉跳。想当年老娘在国内学校里,可是出了名的洒脱,在那个弱肉强食、竞争残酷的实验班里,所有人的生存法则是必须要有个傲人的数学成绩,可我从来都不care.

     我的英文是“Vivian”,按照字母表,V排在倒数第四位,快到我了,我的手心都已经冒出汗珠,紧张得仍捏住那个泰迪抱枕不放。

     当Ross小姐念到我的名字,我立刻冲了过去,还没等Ross小姐将那份在我心里重如千斤的A4纸交予我,我就迫不及待地抢过它。

     她冲我莞尔一笑,竖起了个大拇指,还不忘说了与Sally一样的话:“Good/job.”

     课表上的第三课时,单词印刻出一个清晰的Algebra/2/honors(代数2拓展班).

     收到这个结果,我既无解又意外。我意外于自己不仅没有沦落到代数1班的地步,还成功进入了貌似别人梦寐以求的拓展班;困惑于我还是对这些班级的等级制度毫无头绪。

     “嘿,亲爱的,我这个Algebra2,加一个Honors算什么水平啊?”我终于鼓起勇气冒着被嘲笑的危险主动问了就近的Sherry。

     “Vivian!你好棒啊!”Sherry听到我的成绩眼睛里放着光,如同我抢过Ross小姐课表一样,抢过了我的课表,用羡慕的语气说道:“你这已经是最高级的班了诶。”

     “What?”我一激动就会说出英语,“代数难道不是比几何更简单吗?”我想想觉得不对劲,还是吐露出了我的疑惑。

     “你傻呀,宝宝。”Sherry的语境,配上当前分班局势,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她看我仍旧一知半解,继续补充道:“代数1是最基本的课,几何排中间,代数2在这仨中最难,你这拓展班还是高级班,Vivian,你还说你数学学渣呢,活脱脱的潜力股……”她看我还是云里雾里,又解释道,“代数是高一新生能学到最高级的数学课程,完成这门课后,正常的节奏就是预备微积分、微积分AB和BC,如果想像苏雨萌这种嗜学习如命的怪胎一样追求浴火重生的快感,就可以申请做拓展试卷,直接跳级步入微积分AB课,简直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