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这个室友有点极品啊(上)
    考虑到我还是更乐意交女性朋友,听了一小会儿Sherry对各位男生的介绍后,我就转移话题到女生,上次已经听Sherry和我八卦过了一些,性格最鲜明的女生,就属一个叫Alice的女孩。

     “这个Alice啊,人不错,成绩和长相也可以,只是比较喜欢和男生搞暧昧,去年有个男生还很过分的叫她绿茶婊。其实她只是比较喜欢跟男生一起玩儿,和很多人都有点搞不清。”Sherry故意在结尾处替她说了一点反转。

     不过我听完Sherry的描述,Alice的形象几乎跌入谷底。

     众所周知,女生最痛恨的就是水性杨花的同性,我自然也对这个女孩的印象好不到哪里去。我在心里默默地想好了明天面对一堆老生时,该如何应付他,完全打消了和这个Alice交朋友的想法。

     我回宿舍踏踏实实睡了个安稳觉,醒来后已是早上八点,打开手机一看才发现Sherry拉我进了本校的中国学生群,其中包括所有历届学生以及毕业生们,还有Cindy、Jackson和Simon,原来他们都抢先一步找到组织了。

     大早上闲着无聊,也懒得洗漱去吃早餐,我便翻看着隔夜聊天记录,发现有一大堆人都借用表情包宣泄着即将开学的不满,也有过来人抱怨住宿生活的艰难;当然男生们之间也在互相调侃,怂恿我们新生爆照,如同调查家底一般调查着各位新生的颜值。

     我点开所有人微信头像,把能看到的照片都摸了个透。开始依照真名备注,一一找寻到了Sherry昨晚提到的那些同学。刚想去加某个学姐的微信,就收到网页微信页面上好几个人的好友请求,大家的热情程度非同一般。

     因为许多同学亦或是在中国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亦或是在转机途中,所以学生群里显然不如昨天热闹。前住宿生大概要到下午两点才到校,学校将会在那时举行下午茶活动预热新旧同学间的关系。

     传说好学生都是热爱阅读的,起床后检查完手机信息,我就再次温故了早已读完的暑假阅览书目,培养良好的学习习惯;然后跟着Youtube视频里的健身达人做了几节瑜伽,同时创办了Instagram和Snapchat账号,精挑细选相册照片,在外国社交网络上发送生平第一更动态——一张经ps和滤镜处理过的自拍,接着转战朋友圈,呼吁大家伙们关注。完毕,洗漱。

     我的心情非常好,想着马上又要认识新朋友了,就抑制不了内心的欣喜。

     Maria还在沉睡中。我看了她一眼,心中默念:美好的一天开始咯!

     我打算冲个热水澡,开启元气满满的一天。没想到当我轻声哼唱着歌曲打开浴室门,眼前的这幕却把我吓了一大跳。这,分明是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架势。

     距我三米的洗手台上,不知名的护肤品摊了一大桌,还有剩余的瓶瓶罐罐掉落在地上,里面还有白色液体漏了出来。最巧的是,这些不明白色液体还倒翻在靠近我梳妆台的位置,想来作案者必定别有用心。

     我捡起这几个空瓶,将它们扔到垃圾桶里。一不小心留意到垃圾桶旁还散落着些毛发的痕迹,毛发上粘着白乎乎的药膏,像是刚被剃下的汗毛。

     眼前的一切令我不由得泛起一阵恶心,纵观整个厕所,镜子上残留着清晰的爪痕。

     莫非是哪位大小姐涂完面油,还把剩余精华分享给镜子不成?

     这个厕所仅供三人使用,也根本不会有外来住宿生闲得蛋疼来搞破坏。此举非我,罪魁祸首也就是Sherry或Maria了。Sherry为人正直,房间整洁干净,与我无冤无仇,那么,作案者最有可能就是前几日与我结下梁子的室友——Maria。

     切,还洗毛澡,吃毛早饭,你能干出这么“恶心”的举动,本小姐也不装了!你要玩,那我陪你玩到底!

     我刚想冲出浴室,叫醒这印度妹子来一顿骂。突然间,脑子里闪过出发前母亲告诫过我:凡事三思而后行,别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这作案现场虽然很明显是她所为,但我不能抱着个人恩怨来解决这场闹剧,我要冷静。大家都来自五湖四海,室友之间,生活习惯差异很正常,大不了等俩同屋都起床一问究竟。

     我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好不容易才冷静下来。

     今天是那么快乐的一天,我当然要抛下所有烦恼,先洗个澡去。

     我拿来毛巾擦干净镜子上的脏手印,对着镜子散下头发,摆出几个销魂的姿势。我学着那些好莱坞大片女主,惬意地打开水龙头,水柱顺流而下,倍感沁人心脾,洗澡真是个洗净烦恼的好方法。

     我转头挤了几滴洗发液,刚想往头上抹,却被近在咫尺一幕又吓了个半死。

     摆放沐浴瓶的位置后面,又有几根头发如蠕虫般用水黏附在墙壁上,我喉咙口一阵干呕。本以为这些恶作剧仅仅出现在电视剧里,这次可算让我经历了一波。除了墙壁上的毛发,水槽上也有许多打结而成的发团盘缠在一起,堵住了部分水流,还严重影响了浴室的整洁。

     名侦探小柔上线,通过棕黑色的卷曲发丝,能判断凶手一定来自欧美或中东地区,宿舍里其他外国人大多都是栗色或金黄色卷发,所以现在100%确认,作案者是秦小柔的印度室友Maria。鉴定完毕。

     我强忍住眼眶里打转的泪水,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委屈。在国外这个人生地不熟的破地方,吃也吃不习惯,睡也睡不安稳,每天还要收拾奇葩室友的烂摊子。更多住宿生马上到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的人。要是再出现一个Maria二号,我绝对义无反顾申请转学。

     单纯的我起初觉得此举可能非她所为,而现今证据确凿,不是Maria,就是平行时空里存在着一个她的外星双胞胎姐妹。这么多天我忍受她对我的爱答不理,现在还要忍受她的“恶心”行为,如果我继续忍耐,她会越来越放纵。

     我再也控制不住我的冲动性格,准备和她正面对决!

     我擦干身体,干脆裹着浴巾跑到房间。

     “Maria!”我大喊她的名字,试图将她吵醒。

     “嗯……”她还是睡梦中的状态,嗯嗯哈哈地回复我几句。

     我都已经喊得这么大声了,她居然仍睡得香甜!看来是时候放大招了。

     我掀开她的被子在她耳边大声说:“别睡啦,快点起来!”我卯足了劲儿要她醒来和她正面交锋!

     实行硬措施还是很有用的,Maria终于迷迷糊糊醒过来了。

     “What?”她眯着双眼,迷离地看向我。

     看到她这半梦半醒的可怜样,我一下就心软了,又不想和她发火了。

     可是我脑中不断闪现出她犯下的那些罪状,我告诉自己不能心软!

     “You/go/and/see/what’s/going/on(你去看看怎么回事)!”我说了一句,并拉起她她走向厕所,拉开浴帘,好好看看她自己创下的佳作。本以为她会被自己狠狠惊到。

     可她轻描淡写地耸耸肩,若无其事的说:“干嘛那么激动?这又不是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