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3章 我的同学果然没有那么简单(下)
    我认真地观察着每一个人,学术实力和教学理念是我们申请这个学校的最大要素,第二要素就非这里的亚洲学生比例莫属了。一个500人的高中,中国学生只占全校的5%。我努力寻找着迎面而来的中国面孔,期待着那种异国逢老乡的亲切感。同时也心生惧怕,怕一不小心就和某位老乡成为好朋友,从此就距离本土学生越来越远。

     “你是……中国人?”一个女孩的声音打破了我的再次沉默。

     我点了点头嗯啊了一声,,倒是她主动提出了我的想法“以后我们还是说英语吧。My/name/is/Cindy苏雨萌,very/nice/to/meet/you.I’m/from/Jiangyin.(我叫Cindy苏雨萌,很高兴认识你,我来自江阴。)”这个苏州江阴的女孩面带微笑和我握手,用中文解释了下雨萌两个字的写法。

     她的英语并不算标准,不过从那副超厚眼镜可以看出她一定是个学霸,而且那两只镜片透出卡通片一样的蚊香眼尤其可爱。从发型到服装,她都是中国学生标配——大光明、长马尾、棉T恤和牛仔裤,和我想象中纸醉金迷的留学生不一样。

     “哇,你名字好可爱啊。那就好,我们接下来就用英文对话。My/name/is/Vivian.”我喜笑颜开,总算不用担心自己苦心经营的语言氛围遭破坏了。

     那位同学自然坐到了我后座,她试图和我——说话。虽然说她已经说过会与我英语交流,但去学校的一路上,我仍尽量和我的印度朋友聊天。

     Maria非常慢热,聊着聊着就嗨了,开始谈到自己父母的职业,再到谈过多少个男朋友,最后还和我吐槽了下她的前男友们:“Breaking/up/with/me/is/his/biggest/loss/ever.(跟我分手是他最大的损失。)”我们惬意地坐拥在窗外飘进的风中,她柔和的样子让我在异国他乡感到温暖。

     一直听留学的朋友们说,中国学生很难融入到外国学生圈,我却不这么觉得。至少现在,我和这位印度女孩的对话轻松自在,我们都一点点敞开了心扉。我朝Maria又看了一眼,寻思着,再多玩几天,马上我俩就会变成闺蜜了吧。

     Sherry看我和Maria笑得前俯后仰,先尝试把头伸到我们俩的座位缝隙中,加入我们的对话。她自信地用着一口有点口音的英语,但这丝毫不减Maria对她的热情度。我心想,要是论起口语水平,我肯定能甩她好几条大街。但是她能一见面就展现出宛如老友般的状态,和大家都相处融洽,像她这类个性的人,社交方面应该非常讨巧,就连外国人朋友们都能忽略语言这一关,乐意和她交朋友。

     “Is/this/your/first/visit/to/America?(第一次来美国吗)?”在和Maria聊得差不多后,Sherry抓住机会主动和我聊天。

     “No,I’ve/been/here/before,but/only/for/travel.And/you?(以前也来过,不过都是旅游才来。你呢?)”我有点好奇,Sherry这么放松自如的状态是不是源于她对这里的熟悉。

     “I’ve/studied/here/for/3/years,a/truly/old/bird.(我在这所学校读了三年。现在都是老油条一个啦。)”Sherry开着玩笑。

     “Then/why/you/came/at/the/same/time/as/freshman?(那你算是老生了啊,怎么还和我们新生一个时间到呢?)”按照学校的规定,只有新生要提前一周来学校熟悉环境,老生到了开学时间直接来上学就行。

     “I’ve/nothing/to/do/at/home/anyway.So/I/came/early/to/see/you/guys.(我待在家也没事干,提前来可以和你们先联络联络感情嘛。)”她解释道,“I/can/make/more/friends/then,isn’t/it?(这不就认识了好多朋友吗?)”以她的性格的确很容易交到朋友。

     “Well,it’s/still/hard/to/make/close/friends,especially/with/foreigners.(不过,要交到好朋友却是很难的,特别是外国的好朋友。)”Sherry讲这话的时候特意压低音量。应该是担心周围有中国学生听到。但是目光却指向我身边的Maria。

     “Really?It/seems/you/have/a/good/relationship/with/everybody.(会吗?我看你和大家都关系很好啊。)”我对她突然和我说这么掏心的话有点惊讶。

     “People/here/are/very/enthusiastic.And/it’s/simple/to/have/a/small/talk/or/just/say/hello/to/them.But/it/doesn’t/mean/you/are/close.It’s/just/politeness.(这里的人都很热情,在国外寒暄啊聊天啊这些都很简单,但是热情不代表关系亲近,很多都只是表面上的客气。)”Sherry语重心长的拍拍我的肩膀,“This/is/just/a/friendly/remainder,rookie.You’ll/know/what/I/mean/some/time/later.(我看你小白兔一个,才忍不住提醒你,以后时间久了你就知道了。)”

     我发现Sherry讲话总是喜欢端个大姐姐的样子。可是她既然觉得很难交到好朋友,却提前来学校和大家处好关系?这未免有点矛盾。

     她拍我的时候我看到手上戴着一个卡地亚的经典手环,看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但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为什么会这么世故?真是捉摸不透。

     我没有和Sherry继续聊下去,我觉得只要我拿真心对待别人,就一定能交到真心的好朋友。

     我继续观察校车上的这群人,住宿的都是国际生,国际生中占比重较多的还属外国面孔,中国人寥寥无几,我挖掘出所有潜在中国人的可能性,突然又发现一个长着亚洲面孔的女孩。她皮肤呈古铜色,那头lobo造型明显是漂染过的烟熏色的眼妆,一身欧美风的打扮,包括那身半截套装衣裤,我敢当机立断她是个ABC。

     车上还有另外两个/中国男生,都是典型的学霸脸,唯独我个性时尚的着装看起来格格不入。路上他们一言不发地打着手机游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其中一个男生在旁边对着别人的屏幕指指点点,时不时发出激动的声音,看到我偷瞄他,向我白了一眼。

     曾经听在国的外定居了20年的阿姨说,到了美国就该入乡随俗,多跟本地学生打交道,减少和中国人一起说中文的频次。如今看到这般景象,我的心情有点矛盾。

     这还是我头一回来美国南部,一切都是新鲜无比。没矛盾多久,就马上又被车窗外的风景吸引了注意力。比起洛杉矶,这里更加的淳朴。我探着脑瓜四处张望,鲜有困意,反而动力更足了。手机地图显示,从机场到学校大约需要40分钟。

     印度小妞和苏雨萌早已倚着车窗呼呼大睡,其他人也陆续入睡,我的心情仍旧难以平和下来。茂密成林的植被覆盖住高速公路旁的建筑物。那边的房屋都非常低矮,绝大多都是西班牙建筑类型,有些是古堡风,还有少数带有几分哥特色彩,极少数是后现代风和浮夸的巴洛克式。墙面上刷着薄红色的油漆,温婉得刚刚好。虽说国外建筑历史悠久,但都装修得干净清爽、别具一格。远处电线杆上停着一排迷途的鸟儿,傻呆呆望着前方,和我一样精神抖擞地遥望着未知。这里的节奏很慢,车速也很慢,足以驶往永恒。

     慢慢的,车绕进一条狭长的甬道上,周围绿树成荫。我远远就看到了路牌。校门口的门卫大叔微笑向我们打招呼,他戴着一顶得州风格牛仔帽,身后扛了一把长枪。身后的男生们终于放下了游戏,只听见此起彼伏的一声声:“好酷”。

     我不禁踮起脚来张望,我在学校网站上看过无数次的照片终于变成了真实,我留学的第一站,我未来几年的生活之地,终于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