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烤棉花糖?这件事有毒(下)
    她们不知说了什么,气氛开始活跃起来。Fiona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的棉花糖差点掉在了地上。来到得州的这几天里,这种类型的惊吓已经见怪不怪了。同学们玩着玩着,某个人可能就会毫无征兆地拍案而起,一阵尖锐的惊叫便会顺势传来。“Oh/my/god”,“Jesus”,”Holy”是最近听到过最多的语气助词。要是说在国内,一惊一乍会引起公愤,在国外,特别安静才会成为怪人,现在的我,就是那个怪人。

     “Oh/my/gosh,Sherry!”果然又听到了诸如此类的惊呼,我虽然被吓了一跳,但为了保持形象,还是装作淡定。Fiona刮了一手指夹心层中的巧克力酱,两只小眼睛虎视眈眈地盯着Sherry。我替她捏一把汗,这下完了,世界大战即将爆发。

     1,2,3......我准备倒计时,终于巧克力酱还是沾到了Sherry粉色T恤上,Sherry愣住了三秒后瞬间喜笑颜开,挖出自己夹层中的巧克力反击回去,涂在Fiona的脸上。我可真佩服她们的洒脱啊。如果换作是我的衣服被糟蹋,估计会直接撕破脸皮。

     Fiona又拿着一块夹心棉花糖在我周边晃来晃去。

     “你不要把棉花糖弄我身上,我会生气的啊!”我生怕自己也会受到这致命一击,一边躲一边警告她。

     “VV,不要那么小气嘛,快点来试试我的棉花糖!”她对我的话不以为意,还觉得我在开玩笑,更加起劲地追着我。体育是我最薄弱的项目,我根本跑不过四肢矫健的Fiona。

     眼看她正黏糊着一手巧克力酱向我袭来,我第一反应就护好自己的白衣服,要是它出什么三长两短,我肯定要找那个肇事者算账!

     一道黑影划过我的视线,Fiona对着停顿下来的我进行偷袭,我感觉宽大的袖口被撩了一下,一回头,白袖子已经染上了乌黑的抓痕。

     身上这件衣服,说不上有多名贵,也是我求了半天才从母亲那里得到的生日礼物,平时放在橱柜里都舍不得穿。

     我顿时非常抓狂,对着Fiona毫不客气的大声吼道:“你做什么啊?我都说了不要弄脏我的衣服!”

     所有的目光再次投射向了我。大概谁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发飙。

     “不就是弄脏衣服吗?你会不会太夸张了?”

     “是啊,回去洗洗就行了……”

     旁边的声音此起彼伏,许多国外同学都对我指指点点,明明是我的衣服被弄脏了为什么大家都在说我?一种巨大的委屈涌了上来,我实在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直接哭了出来。

     Sherry也看到了我这边的情况,抛下了别人走到我的面前。

     “怎么了,小柔?”Sherry关心地询问我,

     “Fiona把我的衣服弄脏了。”我带着哭腔说。

     Fiona估计也完全没想到,自己的一记玩笑会酿成这么一场大祸。她的整张脸一下就绿了,一脸无辜的样子。

     “Vivian,are/you/OK?(薇薇安,你还好吗?)”Fiona似乎尚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要警告她一记,这个玩笑开大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

     “No,I’m/not.(我不好。)”气得不想作答,直截了当。

     “Fiona,你先别说话了,我来和小柔聊聊。”Sherry帮忙缓解尴尬气氛。Fiona看了我一眼,默默地走开了。

     “Fiona估计就是和你开个玩笑,只是外国人和中国人开玩笑的笑点不一样。别太介意啊。”Sherry安慰我。

     “一件衣服弄脏了而已,看你作得要死。”Simon冷不丁地说道。那个叫做Simon的学霸脸又来多管闲事了,他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我们这边的行情,半天蹦出了几个字:“Vivian,you/are/too/over.”

     首先,他身为一个中国人,不但我不帮我,还反咬一口。其次,一个完全不了解情况的人,根本就没资格表态。吵吵肯定吵不过人家,再哭一次未免太戏精了。

     我真想冲上前去就直接怒怼他一番,结果Sherry见义勇为,替我挡了回去,“你一男生当然不能理解女孩儿衣服弄脏的伤心,咱别管闲事,好不?”

     她这一护卫,让我发现终于还有个懂我的人,刚刚的委屈一扫而空,使得我更有底气了反怼他:“喔唷。你是那个Simon是吧?你懂个屁啊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俨然已经做好了冲锋上阵的准备。Simon又不是我,他根本不知道一件新衣服对女生的重要性,何况我今天才第一次穿。

     Simon一下子无话可说了,我和Sherry默契地一击掌。虽然遇到Simon这样的人有点扫兴,但换位思考,交到Sherry这样讲义气的朋友也很幸运。Sherry和我说完我心里也宽慰了不少,冷静下来也想明白了也不能怪Fiona,毕竟外国人和中国人的玩笑点不同。我不想和她变成像Maria一样的尴尬,所以决定这次主动和解。

     我走到Fiona的面前,有点抱歉地对她说:“不好意思,刚刚我对你态度不好。”

     “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生气不理我了。”Fiona刚刚还一脸落寞,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抱着我在我脸上亲了一口,“你最好啦,那我可以放心地去玩了。”说完这句话,她又愉快地去找别的小伙伴玩耍了。

     我对她这张突如其来的喜悲搞得哭笑不得,她的情绪来得太迅速,完全让人措手不及!看来外国人和中国人的差异真大啊。我已经渐渐开始感受到了。

     衣服上的巧克力污渍让我觉得很闹心,四处向别人询问湿巾纸,但大家都没有带我想要回宿舍取湿纸巾,草坪上太黑了,我走了几步竟然被一块石头绊了一跤摔在地上,今天真是不顺,怎么处处都是危机!不过还好是草坪,草地上也算柔软,我摔的不算严重,但是要回去拿湿纸巾就太不方便了。

     虽然很想靠自己,但是此刻我还是决定还是寻求帮助,我望了一眼四周,Sherry和Fiona在离我很远的位置,周围最近的只有Sally了。此刻Sally正在和几个外国同学聊得正嗨,时不时伴随着肢体的律动。

     “Sally。”我热情地喊道。

     “What’s/up?”

     我指了指衣服上的污垢,态度诚恳地问:“嘿,亲,那个,我的衣服弄脏,刚刚摔了一跤,现在走路不方便,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去宿舍拿下湿纸巾?”

     “你怎么走路那么不小心,草坪上还会摔倒?”Sally笑着朝我走来,我看到她手里还紧紧攥着一个棉花糖。

     我现在对棉花糖留有很深的阴影,怕她一个玩闹又把巧克力弄在的裙子上,在她朝我走过来的一瞬间我立刻阻止道:“你能不能把棉花糖先放下!”

     “Sorry,sorry……你等我一下我把棉花糖处理了再找你啊!”Sally拿起朝着草坪的另一端走过去了。我的目光追随者她,看到她在半路遇到了一个同学,我以为她会把棉花糖给她,没想到她已经和那个同学愉快地聊了起来,俨然忘记要放下棉花糖来找我的事情。我真是欲哭无泪,说好的让我等一下,结果一玩儿起来就把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谁能比我苦!

     我只好把目标锁定到唯一能帮我的Sherry身上了,我不顾形象对着她大喊了一声:“Sherry。”

     她一路小跑的走到我面前:“怎么这么深情地呼唤我!”

     “Sherry……我,那个,不方便回去啊,你能帮个忙吗?”我不好意思地开口,做好了随时可能遭拒的准备。幸好,比起Sally的冷漠脸,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大大滴姨母笑。

     “你是需要什么东西擦一下你的衣服吗?“Sherry真是天使,我什么都没有说她就看出我的需求,就凭着她折番话,我顿时倍感心安,故作恳求状地望着这名救星,还不忘紧握住她的手,“嗯嗯嗯,能麻烦你帮我回宿舍拿下湿纸巾吗?”

     Sherry挑了挑眉,抿了下嘴,转身摸摸裤袋儿,瞬间变身多啦A梦的百宝箱,掏出一袋湿纸巾递给我:“最后两张了,你用呗。”

     我一拍屁股,当初问了所有人,就差没问Sherry了。我一把抱住她,我反复道谢,吓得身材纤瘦的她差点从板凳上掉下来。此外,还顺便讽刺了Sally,故意面向她,说道:“你人好好啊,要是大家都像你一样就好咯。”

     衣服擦干净了,我开始积极地参与大家的话题,我发现简单的聊天还行,有些方面有点难以融入。来美国前,母亲就一而再再而三提醒我要多看美剧,多读英文书,以便能和大家处在同一频道上。可谓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的这些话我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典型的选择性耳聋。我并无心看美剧,也没看多少英文书。当Sherry、Fiona,甚至Simon正和那些美国学生畅谈某部新剧甚欢时,我不得不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咬咬手指甲,卖卖萌,也不至于太尴尬,这回倒是终于意识到了多看英语原著的重要性。

     这样的场景我完全没有料到,看着大家相聊甚欢,我却在坐冷板凳,心里别提多失落了。

     还好Sherry看出了我的失落,时不时地找些话题和我聊天,尽量让我融入大家,我不仅庆幸地想还好有她在,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活动结束后我们在回去的路上行走,得州的夜晚很宁静,空气里都散发着干净怡人的气息,Sherry走在我的旁边,我突然觉得挺安心的,虽然我到异国他乡带着忐忑和迷茫,第一次参加活动也状况百出,还好一开始就遇到了这个朋友给我安慰和帮助。也算是幸运。

     “Sherry,今天真的谢谢你。”我由衷地说。

     “干嘛说这种客气的话,大家都是中国人,到国外留学都挺不容易的的,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真羡慕你和大家都处得那么好,不像我刚来就搞得一团糟。”我对今天发生的一切还是耿耿于怀。

     “我刚来的时候比你还糟糕呢,主要是不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习惯会把中国人的那些逻辑带到这里来,加上外国人的想法和我们根本不一样,所以也很容易惊慌失措甚至闹笑话。”Sherry拿自己的例子和我举例。

     “是吗?你也是这样。”听到Sherry的经历和我差不多,我立刻放心多了,原来我的担忧是正常的。

     “这些都会随着时间过去的,你会慢慢适应这里,会发现那些都不是事儿。”Sherry拍拍我给我鼓励。

     “哈哈,好的,都不是事儿!”她的话淡化了今晚的低落和无措,因为她让我明白,不管遇到了多大的麻烦,还有一个人是真心把你当朋友的。我想既然Sherry愿意为我这么做,就代表她应该已经把我当好朋友了吧,我也默默认定了她在我心中朋友的位置。

     【现在再回头看,觉得自己当时是有点矫情了,但是偏爱的衣服之于女生那就等一条命啊,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不过,一件衣服让我收获了一个朋友,值了!后面要开始美国考试了,感觉自己上了个假的学校,说好的外国学校比国内轻松呢(傲娇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