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8章 撒谎or诚实是个问题
    我心里的恶魔和天使在打转,最后小恶魔告诉我应该赶紧挖个地洞钻下去,假装一个无知者掩盖过所有真相。一切都会过去的,说不定保安大叔良心发现,替我和宿管老师们保密,最终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呢?

     我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Maria一眼,还好她只是翻了个身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我开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决定整理行李。

     我倒出另外两个大箱子里的一大堆衣服,长裙、短裙、连衣裙、牛仔裤,运动服……

     我眼前一片昏花,刚想两耳不闻窗外事,直接躺倒不干。转念又想,要是现在的我就选择放弃,我就真成为别人口中的小公主了。

     我顿时又像打了鸡血一样,功放起手机里的音乐,特意调小音量,生怕吵醒室友,又不想为了她牺牲了自己的快乐。我捡起散落在地上的一件件衣物。衬衣归为一类,挂起易褶皱的连衣裙,折叠好裤子,卷起连裤袜,索性再一股脑儿把所有首饰都倒在一个小抽屉里,拿出文具,摆进笔袋……

     整个房间已经收拾得有模有样的同时,Maria也被我吵醒。

     她伸了个懒腰,朝天打了个哈欠,冒出一句:“Who/the/heck/is/playing/the/music(到底谁在演奏音乐)?”

     我心想,完了,肯定是自己音乐还是调得不够轻,吵醒了她。

     我也挺憋屈的,理衣服这种考验意志的事当然要配合音乐放松心情,可是想想为了树立友谊桥梁,我还是彬彬有礼地回答:“Oh,it’s/me.I’m/really/sorry/for/waking/you/up(噢,是我。很抱歉吵醒你了).”

     她和我本质上一样,明明就没好气,还是佯装原谅了我的冒失,草草回应了一句“That’s/fine(没关系)”,便又拐上被子,弹回床上蒙头大睡。

     过去了这茬,又迎来了那茬,不一会儿就听到敲门声,我吓得赶紧直起身子,颤颤巍巍地打开门,怕是老师上门教育我早晨犯下的错误。

     “Vivian,time/for/breakfast(Vivian,早饭时间到)!”拉开门,我原本吊着的那颗心一下子落地了。

     Cindy笑脸盈盈地面对着我,是我疲惫早晨的一股暖流。原来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能有一个人时刻想到你,是多么幸福的事。她杵在原地一动不动,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一定是藏掖着什么东西。只见Fiona噌地一下从Cindy身后跳了出来,哇的一下,我忍不住发出了尖叫。

     “Vvvvvvvivian!”这个本该矜持的日本女孩还是穿着昨日的半截套装,她似乎从来都很松弛,这不,二话不说就紧扣住了我脖子.

     “Let’s/go/eat/breakfast(让我们去吃早饭吧).”她小鸟依人地望着我,与平时判若两人,将我左右摇晃。

     相比起她,我弱小的身躯经不住她健美身材所带给我的波震,只好任由她来回“蹂躏”。

     苏雨萌这家伙原本还玩手机玩得火热,这会儿居然在一旁幸灾乐祸地笑。我一边窃喜自己能迎得Fiona的青睐,一边还疑惑着,自己和她好像还没和她那么熟悉,怎么就一夜之间发展得这么亲密了。我也很想和这位日本姑娘一起去吃早餐,可是又不忍心只丢下室友。

     Fiona示意我和她们一起走,让她一个人睡醒再说。我透过穿衣镜看了眼自己,这是我吗?穿着松垮垮的睡衣,头发就是一个乱糟糟的鸡窝,感觉一窝小鸡马上就要出现了。我好言好语将她和苏雨萌拒之门外,指了指自己凌乱的造型,请她们先去。

     我赶紧跑到厕所洗漱,硬是给充满血丝的眼珠子塞下个美瞳,并且给干燥起皮的皮肤打了个底,给予自己这个无眉星人一对韩式一字眉,换上一套设修身休闲装,顺便叫醒熟睡的Maria。

     谁料,事情就这么来了。

     我拍了拍还沉浸在美梦中的她,她左右晃了晃,并没有轻易被我闹醒。早就已经到了吃饭时候。估计按照Ross那脾气,肯定不允许任何人早饭迟到。我立志,无论自己将会背负多少的骂名,都要叫醒这个爱睡懒觉的主。既然拍了她那么多下都没反应,那我就要放狠招了。

     “Maria,Maria,Maria!It’s/the/time/for/breakfast(Maria,这是早饭时间).”

     我一遍遍叫唤着她的名字,准备叫到吵醒她为止。

     她抬高双臂,差点戳进我的眼睛,嘴里吐出一句“No”便又钻进被窝,继续白日做梦。

     我开启调动武力模式,在她耳边大吼:“Maria———Let’s/go/to/breakfast,or/Ms./Ross/will/blame/on/us(让我们去吃早饭吧,否则Ross小姐会责怪我们的)!”

     看她缓缓睁开了眼睛,我又补刀,“Go!Quick!(走,快点)”

     “Shut!up!(闭嘴!)”我按了按耳朵,再次确认自己所闻无误。

     很早以前我就知道“shut/up”是鲁莽词句,然而这句话居然从我室友这里脱口而出。她肯定是被惹毛了才说出这样的话。我强忍住的的眼泪还是情不自禁地掉了下来,从昨天到今天,她都是这样的态度,怎么不让人难过?我也是好心怕她迟到挨骂,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如今,吃力不讨好的我居然成了多管闲事之人。我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眼睛还残余着哭过后的红肿,我擦干眼泪,抹了些散粉,独自一人出发去食堂。

     早餐时间是八点半,我已经迟到了五分钟了!我独自委屈地狂奔出房间,掠过鲜花盛开的水泥路,默默祈祷着千万不能迟到太久,也千万不能被Ross当众批评。

     食堂位于底楼,隔着一层透光玻璃,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历历在目,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拿着自助餐盘里的食物。无论

     我听到背后有匆匆赶来的脚步声,回头一看,正是焦急赶来的Maria同学。

     我本以为她会干脆任性到底,直接和老师对着干。她很快就追上了我,给我一个微笑,像是在无形中为她之前的措辞道歉,她欲言又止,终于憋出:“Hi.Shall/we/go(我们走吗?)?”

     她看起来已经知道自己的过错了。我懒得和她计较,同样以笑容回之,跟随她前往食堂。

     走进大厅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炙热地交集在我俩身上,很显然,我们是最晚到的两个。

     Ross小姐和所有宿管们坐在一桌,看见迟到了快10分钟的我们,脸都青了一半。我俩木讷地站在门口,Maria比我稍微厚脸皮一丢丢,拉着我直接找个空位就坐,我当然死活坚守在原地,哪怕被训斥一顿,也比任性所为来的强。我注意到Ross小姐餐盘旁放着一个话筒,她似乎时刻准备着发言。

     我有种不详的预感,感觉她肯定会狠狠训斥我们一通。包括早上发生的“警报器惊魂”事件,结局一定是我比Maria更加晚节不保。Ross直起身来,走到两排圆桌中央,咳咳了两下,果然是随时开念紧箍咒的节奏。

     “Ok,there/they/come.Finally.(OK,他们来了,终于)”

     她看向了我和Maria,“it’s/the/time/to/start(该开始了).”

     她对我们做出个不屑的眼神,乍一看,还真像朝我俩翻了一个白眼。

     我们两个人在全住宿生的注视下,悄悄溜走。我正打算往Fiona和Cindy那桌跑去,兴高采烈地以为她俩一定给我们留了空位。

     没想到我们不仅没有空位,她们还一脸不屑,装出很陌生的样子。

     好在这时候Sherry朝我们挥了挥手,示意我们过去,她的这个挥手像是在黑暗里给了我们一抹光亮,我赶紧拉着Maria走到她们那桌坐下。

     天知道我内心有多么感激,简直丢脸死了。

     Fiona同学淡定地望向前方,前一秒还粘着我要一起go/eat/breakfast(吃早饭),后一秒就直接忽视了我们的存在。

     苏雨萌道行太浅,往我们这儿秒瞟了好几眼,表演能力远不及Fiona.我一向待人真诚,认为你对我热情相待,我必须也要以真情还之。我诚心实意交友,得来的却是朋友虚伪的忽视。我一下子对她们失望起来,一直觉得真心能换真心,而此时它换来的都是假意。

     Ms.Ross开始正式发言。她抿了抿嘴,目光犀利平视前方。大家都纷纷放下刀叉,挺直腰杆,就连老师们也不例外。可想而知她的威慑力之宏大。

     “Firstly,the/alarm/ran/his/morning.I/don’t/know/who/did/that,but/I/would/like/you/to/come/forward/to/me/after/breakfast.”(首先,警报器早晨响了,我不知道是你们中的谁闹想了警报,但是我希望你可以在早餐后主动找我。)

     空气凝固到了冰点,室内空调原本就打得很足,许多人都披上了自备的披肩。这位老人的神情如苍鹰般格外肃穆,整个房间的空气又下降了一个冰点。同学们都轻言轻语,交头接耳讨论着是谁干的好事。

     “Hey,who/broke/the/alarm(谁触动了报警器)?”Maria看向呆滞的我,我一向的弱点就是撒谎,愣了一下,支支吾吾地说道:“I……I/don’t/know.It’s/none/of/ourrrr…business.(我……我不知道,不关我们的事)”

     她露出了一个掩盖不住的诡异的笑,仿佛天知,地知,她知,我知。

     “Really?You/sure?(真的吗?你确定?)”她继续问道,一点都不留情面。

     我紧张地点点头,差点就想告诉她事情原委,要瞒就要瞒住所有人,包括那些看似和你很亲近的人,可能都是背后帮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