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莫作弊,作弊被雷劈(下)
    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过我面前,是苏雨萌。

     “Cin...Cindy.你怎么在这?”我支支吾吾,感觉自己讲话舌头都在打结。

     不知道她刚刚是不是看到我偷看试卷了?想到这里我的心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你来这干嘛呢?”Cindy有些狐疑地看着我。

     “没有,我就随便到处逛逛,就逛到这里来了。”我生怕她起疑,赶紧顺着她找了个借口,“那你怎么也来啦?”我灵机一动,反问她。

     “我啊,呃,也就随便逛逛。”Cindy脸色稍微有点缓和下来,虽然她的表情还是有些讶异,可是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你们怎么来得这么早?”sherry的声音出现在图书馆的门口,她拿着书朝我们走来。

     “是啊,今天分班考试得提前准备准备。”苏雨萌说准备两个字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做贼心虚总感觉是在说我。

     Sherry看着我们两个人,像是要从我们脸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最后她还是淡淡一笑若无其事地对Cindy说:“学霸,我有个题不会,你教教我。”说完就把Cindy拉到一脚,我看她们在说题目也没好意思跟过去,只见她们两个交头接耳的说了一阵子,用我根本听不到的音量在讨论,我转头看她们的时候,她们正好一起转头看我,两个人的脸上都露出摸不透的表情。

     这次偷看考卷的事件算是有惊无险考题是没看成,可是我至少也不会以作弊为由被告了。苏雨萌的出现及时地阻止了我内心即将犯错的小恶魔,也算是大功一件。不知道她会不会把看到的告诉Sherry?可是苏雨萌为什么也会出现在图书馆呢?她见到我的样子非常淡定,却也能从她的微表情中看出她的讶异,我的出现仿佛也是她意料之外的。莫非......她与我意图同殊?我赶紧撇清了自己的想法,又不是每个人都打着坏心眼。

     同学还没有到,Sherry和苏雨萌还在探讨学习,我本来也想把书本拿出来再复习一下,可是昨儿看了一夜的数学,现在一看到那些习题就想吐,干脆拿出手机刷了一会儿国内最火的电视剧《何以笙箫默》,保佑大学霸何以琛能带给我好运。

     刷了一会儿剧,学生陆续来到图书馆,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每个人的脸,平时都是神采飞扬的面容,现在大多数带着紧张和忐忑,只有少数一些人表现的很平静,不过谁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呢?对于学生来说,最能主宰我们喜怒哀乐的就是考试了。

     考虑到专业术语以英语呈现可能发挥不出我的真实水平,考试前我问Ross小姐借用了一本英汉字典,也好有个心理保障。

     Ross小姐一声令下,我成为全场第一个打开考卷的人。我粗略地阅览了一遍考题,都是一些几何与图像题,特别考验思维敏捷能力。我最弱的板块就是实战应用,而整本考卷恰巧都是这类题型。

     我决定按顺序开始解题,前几题都是最基本的代数题,花了一点时间便迎刃而解,而我旁边的那位墨西哥小妞还在对着一道一元二次方程摸不着头脑。我总算领略到了作为一个中国学生的优势,果然应试教育下的孩子更加稳扎稳打。那些看似错综复杂的图像其实全是噱头,抛开现象看本质,无非是一元一次函数,少数一元二次函数,和简易统计图......还有一些看起来唬人实则庸俗易懂的几何体,是人都能推断出,这俩图像边角边相同,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全等;或者就是一个平角分成两等分,一边2x,一边3x,让你分别解出俩角的度数。

     我敲了敲脑壳儿,那么简单的题目,可不是在做梦?枉费我昨晚努力复习了那么久,今天居然给我来了几道小学生奥数题。

     “Oh/my/god.”隔壁桌的一个漂亮女生把考卷盖在脸上,整个头都砸向了桌子,抱怨题目太难,出题人死妈。另外一个英国小帅哥飙出几个脏字,又欲言又止,两眼直勾勾对着一道一元一次方程题傻了眼。

     看着她们对这些题目束手无策的样子,我简直无法相信,这类我五六年前就都烂熟了的题,居然会难倒国外高二学生?我开始怀疑起了他们的智商。

     大部分题型难度仅次于初二水平。而这些题对我来说早就不是什么难题了,说句不夸张的,我随便做做都秒杀全场。这时候我的内心不由地开始感谢天,感谢地,感谢初中数学老师的摧残,这次终于轮到我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众生了!吼吼吼~

     整张卷子目前只有一道题让我卡壳,我转头去看Sherry,她眉头紧锁,非常愁眉莫展,感觉有许多题目不会的样子。倒是苏雨萌早就完成了第一张试卷,又问老师拿了一张继续做。据说这张试卷全校只有10%学生才能完成的进阶题,就连苏雨萌也嘀咕着题目太难。

     大家都在奋笔疾书,而我早已完成了整张试卷,只剩下一道说明题还卡壳,原因是我不敢确定其中的一个专业名词的意思与我的记忆是否一致。我拿出手边的词典,核对答案,果然与我的记忆一致,这本字典也源于我的不自信,其实根本形同虚设。Sherry抬起头看着我,看她做出的嘴形,像是在问我怎么会有字典,我刚想说出事件原委,就被监考人Ross小姐发现,警告我不许说话。我只唉出最后一口气,把笔拍在桌子上,神气地离开考场。

     我能感到全班同学对我投来不可置信的目光,她们肯定没有想到我会是全班第一个交卷的人,我不用看都知道大多数人肯定都在羡慕我这么快就做完题目,当然里面肯定也有不看好我嫉妒我的,我才懒得管她们怎么想呢。我现在完全沉浸在题目太简单的喜悦里无法自拔,毕竟昨天对考试的担心困扰着我一个晚上都睡不好,这下看到这么简单的考试内容,突然对我今后的留学生活有了巨大的自信。我那个在国内实现不了的学霸梦,说不定能在德州实现呢。

     一想到这里,我整个人心情都愉快了起来,连走路都仿佛带着风。

     我蹦蹦跳跳走回寝室,如释重负,把沉重的头埋进柔软的客厅沙发里。第二个考完回来的人是Fiona,她抱着我,大叹一口气,啥话也没有说,一副欲哭无泪的神情,我还没来得及对她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她已经犹如行尸走肉般回到自己房间。

     只听见“啪”一声,房间门死死地被合上。

     哎,你们这些外国人啊。让你们从小只知道玩,这么一场小考试就能把你们打趴下?有种来中国上半年学,呆不了一周,你们就知道“生在福中不知福”这几字儿咋写了。

     【不好意思今天来晚了~~有人猜到了吗?不管怎么说,国内的基础教育真的灭天灭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