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9章 烤棉花糖?这件事有毒(上)
    那一天之后,Maria都没怎么搭理我,几乎一整天都不在房间里。这件事就这样逃过去了。谁也没有再提起是谁打响的警报,Ross女士也没有再提及这件事。

     Maria一直未出现,直到晚上宿舍集体活动前,我才见到她人影。我还是礼貌性地询问她之前去了哪儿,她也只不过应付了句:“I/hung/out/with/my/mum.(我和我妈妈出去了。)”

     我欲言又止,她换了套便装离开宿舍,剩下我一个人一脸懵圈状态杵在原地。我努力维持的室友关系就这样无可挽救了。看来也只有Sherry最靠谱。

     看新住宿生行程单,写着晚饭后会举行一个叫做“smores”的户外活动。我对美国南部的留学特色一无所知,还以为smores会是哪种游戏。作为一个体育渣渣,刚准备选择躺在宿舍追剧,Sherry就推开了房门,“Vivian,今天晚上有烤棉花糖活动。”

     我先是一愣:“烤棉花糖?”

     “棉花糖的英语应该是marsh/mellow,照理来说烤棉花糖就应该叫做bake/marsh/mallows呀!可张贴在墙外的单子上明明写的是S-M-O-R-E-S,怎么会是烤棉花糖的意思呢?。”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大姐!smores就是烤棉花糖。好了,换套衣服,我们一起过去。”Sherry一边和我解释,一边催促我。

     我不敢怠慢,赶紧开始挑选衣服。

     这是宿舍组织第一次活动,我必须在所有同学面前闪亮出现才行。早听说国外生活多姿多彩,经常会有正经的晚宴,所以在临走前,我可以说是扫荡过了上海所有的玻璃橱窗,和妈妈一起挑了许多新衣服带来学校,其中不乏有几件做工讲究、价格不菲的潮牌套装,非常适合半正式派对穿着。

     我翻遍了所有衣服,最后打开了一个透明塑封袋,衣服闻起来还是刚出厂崭新的味道。那是一套adidas设计师款的休闲两件套,通体纯白,上半身是双排扣棉质开衫,下身则是一条高腰紧身运动裤,很适合偏随意的活动。

     “Vivian,好了没有呀?我等你等到花儿都谢了。”Sherry焦急地继续催促我。

     我把衣服穿上,反复照镜子,确保衣服合身之后才出房间。

     她刚见到从房间里出来的我,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我拉着她往外走,并没有注意到她脸色的不同:“快走吧,不是说来不及了吗?。

     “亲爱的,你确定要穿这套衣服出去吗?”她显得很讶异,来回对我的行头扫视了好几眼,“我是指……你确定,要穿这套衣服,去烤……棉花糖?”

     “怎么了?”

     “算了……走吧,快迟到了。”Sherry欲言又止地和我一起上路。

     我很奇怪Sherry的讶异从何而来。从小到大,母亲无时不刻关照我一定要穿着得体。更何况这可是来得州的第一次活动,对我来说意义重大。记得初中学有次家长会,听在场的同学代表说,那天老师问起了各位家长对孩子们的期许。除了所有大家都希望自己小孩身体健康、开心快乐之外,其他家长都期望自家娃儿学习优异、多才多艺,未来当上学生领袖。轮到我妈发言,她的回答是:首先,我的女儿一定要漂亮,一定要会打扮,这是最重要的……呃,那位同学描述着我母上大人的光荣事例,他说当时全场震惊,一定都以为她有精神病。他夸奖我妈妈着实洒脱,也明白了我一个暑假衣服几乎不重样的原因。而我一点都不惊讶,老妈本是一个非常爱美的女人,注重着装是她判断一个人的先提标准,我也刚出娘胎里就耳濡目染,变得非常爱拾捣自己。

     我和Sherry说话间便走到了举办棉花糖活动的地点。只见大家都伴随着篝火的光,一窝蜂聚集到校园的大草坪上,与步履蹒跚的宿管老师们形成鲜明对比,他们就像是淡定的家长远观孩子们嬉戏打闹。

     天已经黑得不着边际,校园内居然没有路灯。我有些脸盲,看不太清大家的样子,只知道第一次切身体验得州特色活动,所有人都满怀兴奋。

     几个国际住宿生抬起木头支架,另一个在木架下织起了一个火炉,点燃后的煤炉火势凶猛,火星四射,窜到我小腿肚那么高。火光照射出了同学们的着装,居然都是随意的T恤和牛仔裤标配,就我一个人对此活动上了心,刻意打扮一番。大家都拖着小板凳坐了下来,唯独Maria,Cindy和东北男孩——Jackson缺席。我傻站在原地,紧张地握住Sherry的手,差点就把她的手臂掐出红印。我最怕的肯定是火苗伤到自己,二来也怕新衣服烧出个三长两短。

     我注意到,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鹤立鸡群的我身上,甚至有些人还对着我窃窃私语。哼,肯定是嫉妒本姑娘的美色!我看了眼自己,实在没搞明白他们是吃错什么药了,明明我从头到脚都很正常嘛。

     宿管Thomas先生起头做了个示范。他先是拿起了一根铁棒,串起了两块棉花糖,白白胖胖的棉花糖可爱得令人忍不住下口。它们和火焰进行空前大碰撞,洁白无瑕的通体变成了褐黄,又一点点经过燃烧作用转化为深棕,也在焦灼下散发出焦糖的香味。经过火焰洗礼过的棉花糖滚烫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滋滋作响,我脱口而出就是一句:“这样能吃吗?”

     “你傻吧,接下去看就知道了。没文化,真可怕。”一个对峙的口吻接了我的话。

     我瞥到了一个戴着方框眼镜,消瘦的男生正用不屑的眼神看着我。

     我想起来了,他叫Simon,在校车上和我翻过白眼的那个男生,他今天戴副眼镜装德斯斯文文,看上去像是学霸的样子,不过我听Sherry说,这看似是个学霸的人实际上学习指不定什么样呢。

     Simon开始跟旁边几个外国学生咬耳朵,想来也知道,不是在说我闲话又是在说谁。

     反正,我可左右不了别人的想法,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算是对他之前无礼的回敬,继续看Thomas先生烤棉花糖。

     不出所料,“smores”不只是烧烤那么简单。Thomas先生拿出两块消化饼干,夹住了铁棒上的棉花糖,用力把它嵌进两块饼干内,像是一个以迷你雪球为夹心的三文治。随后Thomas夫人递给他一大块巧克力,他掰了一块下来放进两块夹心层中,另外一块含在嘴里,巧克力已慢慢借着温热的室外温度呈半融化状。他一步步挪近夫人身边,轻柔地抓住她的右手,一个拥吻,巧克力娴熟地送入她嘴里。这粉红泡泡的味道比棉花糖还甜,场面开始骚动,他们强行给所有同学喂了一波狗粮。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冲上前去抢过那块夹心棉花糖了,可是想到之前嘲笑我“没文化”的Simon,不断提醒自己保持矜持是给嘲笑者最大的反击。刚来美国没几天,我就奉献出了好多“第一次”,第一次自己乘飞机,第一次住宿,第一次自力更生,第一次体验美国本土文化,第一次知道原来棉花糖还能烤着吃……

     大家都尝试着亲自实践,一共只有五根铁棒,而全场有二十来个同学,我们只能交替着来。所有尝到了smores的同学都沉醉于美味中,面露喜悦,我的哈喇子都快流了一地。折腾了半天,看来美食已经与我无缘了。刚想回宿舍,铁棒终于传到了我这儿。同时用一个火炉的有另外两位同学,而大家的目光都莫名其妙投射于我,使我有些拘谨。

     “Sherry,他们为啥一直看着我?”为了确保自己没有多虑,我向靠谱的Sherry确认。

     “哎,刚出门我就想说你了你穿那么漂亮的衣服来烧烤,恐怕不太妥吧。”

     本来觉得这身套装大方得体,没想到居然会不妥?我环顾四周,大家轻松的穿搭确实凸显出了我的格格不入。而我上衣的袖口盖住了整个手,确实不便于行动。再想到Simon对我的态度和Sherry起初奇怪的神情,才发现自己太讲究外表,忽略了活动的本质。

     可是现在回宿舍换衣服未免也太矫情了,我给自己做着心理安慰,别人怎样都与我无关,至少证明我重视这个活动。

     我学着其他同学串起棉花糖,谨慎地将它送入火中,生怕烫到宽松的袖口。胆小的我故意离煤炉好远,怕火星溅到自己脸上。

     “Vivian,just/do/it!(就这么做吧!)”我听到Fiona鼓励着我。

     其他同学和老师的都此起彼伏地传达出激励的话语:“Girl,don’t/care/about/too/much/now.Just/do/it!(你现在就别考虑那么多了,直接做吧。)”

     我放下了戒备,虽说一手还是拉着袖子,但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按照步骤我也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smore杰作,看着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实在想不到它可以好吃到哪去。

     可是当我咬了一口包裹着甜饼干的黑巧克和棉花糖,立刻颠覆了我对它的外观印象,如果要让我用一个词评价就是:惊艳!此物只应天上有!

     棉花糖经过烘烤之后变得更为柔软,棉花糖内烧化后的糖分子咀嚼起来像是升华版的焦糖。配上一块黑可可,稀释了另外两者的齁甜,中和了整体的甜度。要是改善一下颜值,都可以上米其林餐桌了。我一大口就吞下了半个。甜品永远是我的第二个胃。美食面前,形象早就抛到一边去了。

     大家都沉浸在这一片其乐融融中,女生们聊八卦,男生们玩游戏,Sherry和Fiona正在交代着各自的成长背景、父母职业、最近正在追的剧,还有……感情史。我在一旁被晾着,若无其事地听着大家尬聊。我本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也不知道该怎样和别人接话,多希望Sherry能成为我的救星。

     【当然,Sherry并没有如我所愿来拯救我,来的是一桩悲剧。友情提示:太美果然是一种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