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莫作弊,作弊被雷劈(上)
    第二天我在宿舍待着,Fiona带着一小叠A4,丧丧地走进我的房间:““Ahhhh.I/wanna/die.”两手腾空趴倒在我刚整理完的床上。她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昨天发生的事情她现在早就不记得了,而同样是外国同学Maria还在为那天洗澡和吉他的事情疏远我,到现在都没有理我。

     所以说即使同样是外国同学,差别也是很大的。

     “怎么了?”我难得看到Fiona这么丧,关心询问她丧气的原因。

     “明天就是分班考试了!你不知道吗?啊,我好紧张,万一考不好分去差班怎么办?”Fiona说出了她担心的事情。

     明天居然是分班考试,而我一无所知?她一个学霸尚且担忧,难道那个考试很难吗?我迅速在脑海中出现了一连串的忧虑,完了,这考试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一点征兆都没有。

     “Vivian!啊!明天要分班考试了,怎么办!”Sherry也来到我的房间,扑通一下瘫在Fiona的身上。

     Fiona看着Sherry微笑,突然拿起蝴蝶枕砸向她,嘴里愉快地喊:“我们来用玩耍缓解压力!”

     “接我一招!”Sherry配合地和她大闹起来。

     前一秒还为分班考试感觉到丧的两个人居然就在我的床上打闹了起来。

     她们两个人看上去就压根不愁考试的样子,说担心估计只是随便嚷嚷。

     你们不需要复习,我需要呀!我在心里呐喊。而且理科本就是我的弱项,临时抱佛脚多少对明日发挥有帮助。

     “你们两个学霸还到我这里装学渣!理科是我的弱项好吗?”我没好气地对着床上的两个还在玩耍的“小朋友”说。

     “谁是学霸了,真正的学霸都已经比我们早复习了!”Sherry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Fiona扒着Sherry的手问,看来所有人对八卦都很有兴趣。

     “你知道昨天为什么smores活动没看到Cindy和Jackson吗?”Sherry故作神秘地反问。

     “为什么?”我和Fiona异口同声地问。

     “人家都默默在房间里复习数学呢!”

     Sherry的话一出我一下子就懵了,我之前的目标便是赢过苏雨萌,颠覆大家对好学生陈腔滥调的看法,做一个高颜值学神,这下子已经被她甩在起跑线上了。

     不过在认识Sherry那么多天里,从来没听过她提起任何与学习有关的话题,由此推测,她的成绩可能仅比Fiona略胜一筹。我要是追赶一下,可能还有希望和她一决高下。

     “看来我要抓紧了。”我有点紧张地说。

     “没意思,不好玩,你们中国学生都太拼命了,我先走了!”Fiona对我们聊的话题感觉无聊,拿起她的东西又离开了宿舍。

     我赶紧追问来了这间学校三年的Sherry,想从她那里多了解一些学校的情况,好歹人家也是历届学生,经验肯定比我足。

     我问了她N个关于考试的问题,包括题目的难易程度、考试范围等等,她被我问的有点烦了,最后终止了我十万个为什么般的问题。

     “好了,你问够了没啦?就这样,我数学差,反正对我来说挺难的,你与其问我这么多,不如现在快去复习吧!”她看来已经被我问得不耐烦了。

     “擦,我数学也烂啊。明天考试也不知道行不行。”

     “我肯定比你烂,信不信?”

     “呵呵,你不知道我以前初中数学……”

     “哎呀反正就是我更烂。”

     “是我是我。”

     “不不不,肯定是我,大哥。”

     “我!”

     “不,我!”

     我们就数学谁更烂的问题争执了好久。中国人的谦虚真是要命。

     “烦死了,数学差就去复习呀!有啥好吵的,搞不懂。”苏雨萌正巧路过我房门口,“另外,亲们,以后说话记得把门带上。”

     良药苦口利于行,她立马警醒了我,我将Sherry忽悠到她自己房间,之后我也打开了那本尘封已久的初三数学教科书,开始了漫漫复习路。

     从第一页开始翻看,一个个公式还记忆犹新。我尝试解题,却发现自己的难题实战能力还是太薄弱。回头一翻书,原来是忘记了余弦公式,根据书本的方法套进去,题目不攻自破。基本功不扎实唯有靠熟能生巧。

     我上次对数学那么认真还是小升初那次分班考,老爸给补课班老师塞了好多钱,一对一帮我辅导数学,最后进到了全年级最好的实验班。现在俨然没有人能帮助我了。我抄下了三角定律,孤军奋战地默背起来。这些被遗忘的公式现在变成一幕幕初中课堂时的画面,浮现在我眼前。

     以免打扰室友睡觉,我支起了一盏小台灯,静静翻动书页。曾经瞧不起我的人看好,一个数学学渣要逆袭了,我要脱掉偏科大王的名号。

     那天,我熬到深夜。我过了一遍所有的公式以及错题,确保万无一失之后,草草冲个淋浴,成为全宿舍最晚熄灯的人,伴随着余弦公式、代数符号、函数图像,美美进入梦乡。

     有上次迟到的前车之鉴,我这次七点就起了床,扎一个大马尾,清水冲完脸之后,带着本数学书早早坐进了食堂。昨天连晚餐都没吃上,幸好是Cindy的老干妈和Sherry的辛拉面救了我。为了弥补昨天的过失,今天在早餐供应的最早时间就提前到了餐厅。结果除了食堂大妈外,整整200平米的餐厅里空无一人。

     我好奇地参观了一遍餐厅里所有早饭选项,碰巧撞见了先到的Ross小姐和两位美女宿管,我礼貌性给了她一个亲切的微笑,一向严肃的Ross居然先开口跟我道了早安,看似心情非常愉悦。俩大美女也都同时给我say/hi,我双手紧抱的那本书掩饰不了我的紧张,其中那位名叫Cathy的化学老师还打趣道,中国学生眼中的美国的数学分班考等于小菜一碟,我那么认真复习,一定能handle。有了这两位女神老师的鼓励,我瞬间信心爆棚。

     早餐品种单一,无疑就是鸡蛋、牛奶、麦片等。我抓紧时间勉强泡了点麦片垫饥,便又开始复习起来,背诵出许多二次函数题的套路,舒一口气,反正我尽力了,胜负靠运气咯。

     我看着坐在隔壁桌的Ross小姐和陆续而来的宿管们聊得正嗨,八卦劲儿驱使我上前偷听她们的聊天内容。张口闭口最多的就是Ross小姐,全程在和那两位老师讨论这次数学考试,那我更有必要好好进行一场窃听风云了。

     可是她们都故意压低嗓门,说话内容特别含糊。

     我弱弱听到:“The/test/is/a/bit/difficult,but/students/can/definitely/complete/it.(考试有一点点难,但学生肯定能完成的。)”

     话音未落,我更安不下心来,我在国内的数学水平不敢恭维,稍有难题便会置我于死地。

     我存心放慢吃饭速度聆听她们的谈话。其中一位名为Jenny的宿管始终没有发言,没想到最后她却爆出了一条关于考试的猛料,她即将把所有考卷提前送往图书馆,说罢便起身行动。也就是说,我甚至能提前看到考题。想到这里我有点喜悦,可是很快我对自己冒出这样的念头感到惭愧,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等我吃完早饭,餐厅里也只有Ross小姐、两个女老师,以及刚来的Brown和Thomas夫妇。现在才是七点半,考试时间是十点,我确实到得过早了,大家都应该还没洗漱呢,鬼使神差般我又想起Jenny将考卷送往图书馆的事情,如果逮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偷偷跑去瞄一眼试卷,是不是没有人会知道?我的内心打着架子鼓,反复纠结着去与不去的利弊。我正打算做的事正关系到原则层面,作弊是自己对自己的欺骗。可反过来一想,这事也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就是悄悄去做了也没有人会知晓。

     最终对成绩的渴望驱使我站了起来,我走出了餐厅直奔图书馆的方向,到了图书馆门口,我瞄了一眼周围,没有看到人,图书馆的门竟然还虚掩着,那一沓明晃晃的试卷就摆放在最显眼的那张桌子上。老师胆儿可真大,也不怕有学生作弊。

     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天时地利人和,仿佛老天都在帮我,我到底要不要进去呢?毕竟我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经过几秒钟思想的战斗,我还是悄悄地溜进了图书馆,轻手轻脚走到桌子旁,卯足了胆打开了第一本试卷。

     “Vivian.”我还没来得及看一眼,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喊我的名字,我吓了一跳,赶紧把卷子合上,假装若无其事地转过头。

     【莫作弊,作弊被雷劈啊(允悲)。猜猜看,这个带着雷电呼啸而至的大反派(?)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