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顾顺之的秘密(1/95)
    顾顺之来求自己,这是王令意料之中的事。

     毕竟,如果不是一个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答应做自己亲妈假男友的这个条件......

     王真和柳晴依恋爱了,王令推算了下两人的感情线。

     这是圆满的结局。

     也就是说其实不存在后续分手的可能性。

     那么在这样的前提之下,顾顺之为什么还能继续存在,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他是从未来穿越而来的人,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止王真与柳晴依的恋情,结果事与愿违。

     “我其实没想到他们的进展能那么快,毕竟这个时间点,距离我爹星河旅游回来,其实还有一段时间。我爸妈就是从我爹星河旅游回来后好上的。”

     王令的卧室中,顾顺之跪坐在王令跟前叹息道:“真人,现在我只能靠你了!”

     “......”

     “还有今天我被我妈打了一巴掌的事,我怀疑是有人下咒......如果真人方便的话,可否也帮忙调查一下?”

     “......”王令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犹豫。

     毕竟他自己就是整出戏的罪魁祸首。

     他最开始的目的只是想测试一下《单身咒》,给整个好活儿来着,没想到一不留神就玩大了。

     而且“记忆消失”的禁制也没有启动。

     这很有可能是因为顾顺之与柳晴依并不是真正情侣的缘故。

     王令留下“记忆消失”机制的原本目的,就是为了阻止情侣之间分开。

     现在柳晴依和王真不仅没有因为《单身咒》的关系分离,反而还在一起了。

     因此,记忆消失这个机制,也就没有正常发挥作用。

     见王令的表情有些犹豫,顾顺之还以为是自己的要求提的太多,导致王令不太高兴。

     于是,他连忙改口:“我的事比较重要......下咒之人的事,令真人若觉得麻烦就算了,我可以自己调查。我一定会让这人亲自出来谢罪的!”

     “......”

     王令并不怀疑顾顺之作为“秩序者”的调查能力。

     但这件事,他必须尽快揭过。

     还好,他早有准备。

     正在顾顺之说话的同时,王令卧房的厕所内,一根树枝悄然从伸了出来......

     啪!

     一记当头闷棍,抽在了顾顺之的后脑勺处。

     “不负真人所托,物理失忆术成功了!”

     这是一根会说话的树枝,在确认抽晕了顾顺之后,爆发出了铜铃般的笑声。

     王令早就算到顾顺之要来,便永久强化了宇神树的一根枝条,用于“物理失忆术”之用。

     为什么是永久强化?

     王令觉得也许以后可能还要用到宇姑娘的地方......

     《物理失忆术》很简单,王令自己也可以动手,只不过王令自己下手是没准的,攻击头颅很有可能会把人的脑袋拍飞。

     而之所以盯上宇神树,这也是因为宇神树配合马大人,如今可以把枝条伸到任何想去的地方。

     这样一来,王令使用《物理失忆术》就方便多了。

     只要他内心呼唤宇神树,一根强化枝条就会瞬间出现在需要失忆对象的后脑部位进行抽击。

     而且最关键的是,由于宇姑娘的力道把控极其出色。

     被抽运后不仅不会留下后遗症。

     枝条上的神树灵能还能沁入大脑皮层,使得那些被抽的人苏醒后会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效果!

     大约十几秒后,顾顺之清醒过来,而且很明显气色比来王家小别墅前好转了许多。

     顾顺之并不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仿佛只是发了个呆一般的感觉。

     意识回归后,他便看到王令一脸认真在帮他梳理时间线。

     “令真人,真是个大大的好人呐!”

     顾顺之在内心叹息道。

     王令:“......”

     ......

     根据顾顺之提供的线索,他的父亲顾承是在旅游回来后才认识的柳晴依。

     并且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然后很快就生下了他。

     当年顾承来到神域柳家提亲的事,那也是在神域历史上留有档案的。

     两家联姻后,柳家在神域十大家族中的地位可谓是平步青云,很快就冲上了第三的位置,捅了原先排名第三的周家腚眼。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属实,顾顺之还出示了不少照片证据。

     相片中那个看上去风情万种的女人,确实就是柳晴依本人无疑。

     那一日,两人成婚之后,传言中王真心灰意冷,便再也没有回到神域中去了......

     这段剧情乍听上去像是那么一回事,可是王令总觉得这其中可能另有隐情。

     “主上!主上!我有话要说!”

     此时,仙圣之书的声音传来。

     王令上次随手把仙圣之书塞进了马大人的嘴里,看样子应该是已经充分反省过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王令始终没有放弃过将仙圣之书送出去的打算。

     “这就是圣书大人吗......”顾顺之回头作了作揖。

     “根据时间线,我已经有了一个合理的答案。”仙圣之书说道。

     他打算将自己的推理结果全盘道出,换取一次将功赎罪的机会。

     “圣书大人已经有了答案?”顾顺之一怔。

     “不错。”

     仙圣之书说道:“所有人都以为当年的王真是失去了柳晴依后心灰意冷才离开的神域,再也没有回来过。那么是不是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那就是王真与真正的柳小姐,私奔了。”

     “真正的柳小姐?”

     顾顺之惊得嘴角抽搐。

     搞了半天,原来他妈是个“赝品”?

     “不可能!我绝对没有认错我母亲!”顾顺之反驳道:“我用秩序者的追踪特权,在我母亲的灵魂上偷偷标注过灵魂印记,然后追踪到这里,绝不会失误。”

     “你确实没有失误。但你也要记住,如果你标记的对象是源于本体产生的物件......那么当你追踪之时,在标记对象还没产生的情况下,你的标记就会回落的本体身上。”

     虽然仙圣之书的这句话很拗口,可顾顺之仿佛已经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圣书大人的意思是......”

     “你父亲从一开始喜欢上的,就是柳姑娘的影子。而你的母亲,也是柳小姐的影子。只不过这个时间段,柳姑娘的影子还并没有觉醒。所以你在未来做的标记,最终才会回落到柳小姐的本体身上。”

     “原来事情是是这样吗......”顾顺之陷入沉思。

     “这个推论的正确率高达78%”

     仙圣之书说完,叹息了一声:“要不是我家主上是个单身狗,影响了我在情感上的一些判断,不然准确率还能更高。”

     王令:“?”